辽阳

乌当农商行向主要股东贷款大增 4户贷款额超股东出资额

2018年02月27日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行业动态阅读数:975责任编辑:yemingzhe

“黔中密境、生态乌当”,这句话,生动诠释了贵阳市乌当区诗意般的生态环境。2015年9月,乌当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乌当农商行)就诞生于这个诗意般的地方,其前身由当地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改制而来。

然而改制两年多来,乌当农商行的发展之路并不完全“诗意”,该行2017年末的一些重要数据也侧面印证了这一点:核心一级资本变成了负数,资本充足率也接近于零。显然,乌当农商行面临较大的资本压力。

与此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乌当农商行报告发现,近两年前十大股东在该行的贷款余额连续增加,其中4户股东2016年末的贷款余额高于出资额。一位曾长期从事银行工作的券商银行业研究人士告诉记者,如果股东进驻了董事会,从银行贷款额度过高,就有“拿银行当提款机”的嫌疑。

对此,乌当农商行方面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股东贷款是通过正规的程序执行的,没有违反银监的相关规定。同时,该行也向记者表示,目前银行运营的状况“没有任何异常”,“非常正常”。

个别股东贷款已列为“关注类”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末,前十大股东中,仅有3户在该行有贷款,贷款余额合计2700万元。而截至2016年末,前十大股东中,有6户在乌当农商行有贷款,贷款余额进一步增加至1.87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乌当农商行是2015年9月由贵阳市乌当区农村信用合作社改制而来,实收资本由1.5亿元变更为5亿元。变更后,有8家企业和1个自然人首次进入乌当农商行前十大股东之列,而原来的前十大股东中,仅贵州立诚贸易有限公司一家仍位列新的十大股东之列,排在第四位。

截至2016年末,乌当农商行注册资本为5亿元,由857名投资者投入,包括28名法人股东和829名自然人。2017年8月22日利润转增资本后,乌当农商行的注册资本增加至5.2亿元。

实际上,乌当农商行股权较为分散,仅三个股东持股达到或超过5%,其中安峡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峡建设集团)持股比例为9.98%,贵阳延通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延通公司)持股比例为6.0%,贵州科润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润公司)持股比例为5.0%。

从乌当农商行披露的年报信息来看,该行前十大股东“换血”当年及随后的2016年,前十大股东在乌当农商行的贷款余额较此前明显增长。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末,前十大股东中,仅有3户在该行有贷款,贷款余额合计2700万元;而截至2015年末,前十大股东中,则有6户在该行有贷款,贷款余额也上升至9835.36万元,同比增长264.27%;到了2016年末,前十大股东中,仍有6户在该行有贷款,贷款余额进一步增加至1.87亿元,较2015年增长90.13%,贷款余额约为2014年的7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乌当农商行相关年报信息显示,截至2016年末,第一大股东安峡建设集团在该行的贷款余额为4500万元,贷款利率8.338‰,为当年新增。截至2015年末,第二大股东延通公司在该行的贷款余额为1000万元,贷款利率为6.133‰,截至2016年末已无贷款余额。第三大股东科润公司在2015年末并无贷款余额,而2016年末的贷款余额则为2000万元,贷款利率3.958‰。

截至2014年末,贵州立诚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诚公司)作为当时的第一大股东,在乌当农商行的贷款余额为1800万元,贷款利率为7‰。而当时立诚公司的出资额为600万元,持股比例4.00%。而2015年末,乌当农商行的注册资本变更后,立诚公司作为第四大股东在该行的贷款余额为1550万元,贷款利率为7.917‰。到2016年末,立诚公司在乌当农商行的贷款有两笔,一笔为1550万元,利率为6.888‰,另一笔为2800万元,利率为5.981‰。

2015年末,第五大股东贵州康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力公司)在乌当农商行的贷款余额为500万元,贷款利率7.276‰。到2016年末,康力公司在乌当农商行的贷款余额为3100万元,贷款利率为7.975‰。

截至2016年末,第七大股东贵州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基公司)的贷款余额从2015年末的3686.19万元,降至1379.30万元,贷款利率均为9.166‰。

截至2015年末,第十大股东贵州金和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和公司)则在乌当农商行有4笔贷款,分别为1770万元(贷款利率8.46‰)、700万元(贷款利率8.25‰)、500万元(贷款利率7.583‰)和129.17万元(贷款利率9‰)。而截至2016年末,金和公司仍有三笔贷款,分别为1770万元(贷款利率8.46‰)、1140万元(贷款利率8.249‰)和500万元(贷款利率8.338‰),其中上述1770万元的贷款已被列入“关注类”。

而第六、八、九大股东截至2015年末、2016年末在乌当农商行均无贷款余额。

有股东贷款余额为出资额的3倍多

【以第十大股东贵州金和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出资额为924.37万元,截至2016年末其在乌当农商行有三笔贷款,贷款余额合计3410万元,为出资额的3.69倍】

从单一股东贷款余额上看,2016年末,乌当农商行前十大股东中有4户股东的贷款余额高于其出资额。

2016年年报显示,作为第四大股东的立诚公司在乌当农商行的出资额为2319.75万元,持股比例4.64%,但截至2016年末其在乌当农商行两笔贷款的贷款余额共计4350万元,约为出资额的1.88倍。实际上,作为乌当农商行的“老股东”,立诚公司2014年末的贷款余额为1800万元,是当年出资额的3倍。

工商信息显示,立诚公司是一家位于贵阳、从事批发行业的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7日,注册资本400万元,米俊和米立两个自然人股东分别出资2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米立。销售范围包括:印刷物资、普通化工产品、五金交电、电线电缆、文教用品、家用电器、日用百货等。

乌当农商行第五大股东康力公司出资额为1235万元,持股比例2.47%;截至2016年末,康力公司在乌当农商行的贷款余额为3100万元,是出资额的2.51倍。工商信息显示,康力公司成立于2006年12月,注册资本2100万元,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东均为康中平(持股比例为99.53%)。一般经营项目包括:房屋建筑施工、市政工程施工、公路工程施工、土石方工程施工等。

而第七大股东兆基公司截至2016年末1379.30万元的贷款余额也高于1074.37万元的出资额;2015年末的贷款余额(3686.19万元)甚至是出资额的3.43倍。工商信息显示,兆基公司是成立于2000年4月的房地产公司,注册资本1580万元,有陶毅和周俊两个自然人股东,出资占比分别为53.8%和46.2%,其中周俊为法定代表人。

第十大股东金和公司的出资额为924.37万元,截至2016年末其在乌当农商行有三笔贷款,贷款余额合计3410万元,为出资额的3.69倍。工商信息显示,金和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2200万元,蒲菊仙和袁倚各出资50%,法定代表人为蒲菊仙。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干、鲜蔬菜,土特产的销售;果蔬冷冻、冷藏;仓储服务等。

上述研究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股东进驻了董事会,就会对银行的经营产生影响力,从银行贷款额度过高就存在“拿银行当提款机”的嫌疑。至于是否存在违规,则需要从银行对股东的授信程序上来看,单从贷款金额上还没办法判断。

而在乌当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中,除第一大股东安峡建设集团前法定代表人“吴志强”的名字出现在该行9位董事中以外,延通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姚作武、康力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康中平也进入该行9位董事之列。如前所述,截至2016年末,康力公司仍是乌当农商行贷款余额超过出资额的4户股东之一。

针对前十大股东贷款利率、贷款程序等相关问题,乌当农商行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利率定价办法,按照利率定价的办法来执行的。”该行还强调,股东贷款是通过正规的程序执行的,没有违反银监的相关规定。

第一大股东曾涉案遭“强制执行”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安峡建设集团”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近40个与其有关的裁判文书结果。其中,案由为“劳动争议、人事争议”的案件占比最高,有23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多个股东贷款余额超过出资额的同时,进一步梳理发现,该行第一大股东安峡建设集团两年之内至少4次(包括相关分支机构)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强制执行。

而诉讼缠身的安峡建设集团已于2017年2月变更了法定代表人、股东、地址等相关工商信息。同一时期,一度出现法院因被执行人安峡建设集团“下落不明暂时无能力偿还”等原因,不得不终结强制执行程序。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安峡建设集团”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近40个与安峡建设集团有关的裁判文书结果。

其中,案由为“劳动争议、人事争议”的案件占比最高,有23例。而辽宁高院审判信息网显示,2016年12月27日,安峡建设集团驻建平县顺达铁选有限责任公司项目部被建平县人民法院列入“(2016)辽1322执3198号”和“(2016)辽1322执3199号”的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为40.22万元和24.97万元。

进入2017年,安峡建设集团两次被建平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其中,2017年3月7日,建平县人民法院将安峡建设集团列为“(2017)辽1322执617号”的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为21.83万元;2017年10月27日,安峡建设集团再次被建平县人民法院列为“(2017)辽1322执2968号”的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为12.55万元。截至目前,辽宁高院审判信息网显示,上述四例案件仍为“未结执行实施案件”。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9月6日,建平县人民法院发出执行裁定书,终结了“(2017)辽1322执617号”的执行程序。建平县人民法院表示,“未发现被执行人的账户存款,被执行人下落不明暂时无能力偿还,申请人也暂时不能提供被执行人其它相关财产情况,同意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2017)辽1322执617号”中,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为“吴志强”;而在“(2017)辽1322执2968号”中,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为“周兆在”。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显示,安峡建设集团的法定代表人早在2017年2月17日就已经变更为“周兆在”,这较“(2017)辽1322执617号”的立案日期(2017年3月7日)早了近20天。同一日,安峡建设集团的投资人则从“吴昌碧,28%”、“吴志强,72%”变更为“吴昌碧,99%”、“周兆在,1%”;公司地址由“物流新城百马大道22号安峡时代广场”变更为“金阳南路6号贵阳世纪城E组团购物中心5栋5单元17层1号”。

  • 意向区域
  • 价格